北京国际音乐节:无问中西坚定前行

北京国际音乐节:无问中西坚定前行

以“乐汇中西时代新声”为主题的第21届北京国际音乐节近日落下帷幕。14天21场精彩演出,让北京观众再次领略了古典音乐的魅力。“21届对于一个艺术节来说意味着成熟,而我们则把它当作一个起点,重新出发。”第21届北京国际音乐节艺术总监邹爽说。今年的音乐节在坚持以往艺术理念的前提下进行了诸多探索与尝试,涌现了许多年轻的新面孔,艺术形式上亦有所拓展,这让音乐节颇具看点。 坚持国际化、专业化艺术标准 国际化、专业化是北京国际音乐节创办以来一直坚持的艺术标准,也正是这一坚持让它受到业界和乐迷的认可,才有了今天的发展。 这些年来,北京国际音乐节不仅邀请了无数的国外知名乐团、艺术家到北京演出,还系统性地向国内观众推介了马勒、瓦格纳、威尔第、理查·施特劳斯、肖斯塔科维奇等一批作曲家。值得一提的是,在音乐节上亮相的国外歌剧、交响乐、室内乐作品很多都是首次在中国演出,尤其是在歌剧方面,《托斯卡》《纳布科》《尼伯龙根的指环》《姆钦斯克县的麦克白夫人》《阿里阿德涅在拿索斯岛》《艾莱克特拉》等在中国首演的作品多达62部。 今年北京国际音乐节舞台同样星光闪耀,名团佳作让人目不暇接,不仅有蜚声国际钢琴舞台近40年的波兰钢琴家克里斯蒂安·齐默尔曼、72岁高龄的奥地利钢琴家鲁道夫·布赫宾德、中国观众熟知的美籍华裔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等艺术家,还有英国爱乐乐团、瑞士苏黎世市政厅管弦乐团两大欧洲知名交响乐团。 有趣的是,斯蒂安·齐默尔曼对演出环境要求十分严苛,为此,北京国际音乐节发起了“关机两小时”的观演倡议,得到了乐迷的积极响应,最终,在良好的氛围下,齐默尔曼为北京观众留下了美好的艺术瞬间。“‘关机两小时’不仅是对演奏者的尊重,从中也可以看出北京国际音乐节这21年来给北京观众带来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其观演素养普遍提升。”追随北京国际音乐节近10年的忠实观众陈琛说。 深耕“中国概念”传播中国声音 “中国概念”是北京国际音乐节这些年来精心耕耘的一个板块。自2002年起,北京国际音乐节开始为叶小纲、陈其钢等中国优秀作曲家举办专场音乐会,迄今为止,已经演出了中国作曲家创作的7部歌剧、40余部交响乐和室内乐作品。 北京国际音乐节艺术委员会主席余隆表示,“中国概念”不是一种噱头,而是一种文化声音,一种文化自信。“我们希望借助‘中国概念’把有分量的中国古典音乐作品带到世界的舞台上,让世界通过中国作品了解中国文化。”余隆说。 在今年的北京国际音乐节舞台上,旅美导演陈士争执导的“无问中西·姊妹篇”《霸王别姬》和《赵氏孤儿》先后上演,让“中国概念”大放异彩,也让人看到了中国故事的另一种诠释方式。这两部作品都以现代舞台艺术的形式讲述中国故事,既超脱了传统窠臼,又蕴含着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呈现了中国文化在全球艺术语境下的独特魅力与价值,为“中国概念”注入全新内涵。陈士争也因此被授予第21届北京国际音乐节“年度艺术家”称号。 而在闭幕音乐会上,马友友表演了由北京国际音乐节委约、中国青年作曲家赵麟创作的大提琴协奏曲《逍遥游》,延续了音乐节邀请世界级音乐家演绎“中国概念”的模式。可以说,本届北京国际音乐节全面提升了“中国概念”的艺术内涵,从以往单纯的中国作曲家写作品、中国音乐家首演的格局,提升到携手世界各国艺术家一同传播中国声音的新层次。 创新求变古典音乐也新锐 今年北京国际音乐节的一大变化是艺术总监由余隆变成了邹爽,这是音乐节创办21年来,艺术总监一职的首度轮替。未来,按照国际惯例,艺术总监一职将推行轮值制,每届任期4年,任期不超过两届。 艺术总监的变动意味着北京国际音乐节将有更多艺术发展的新思路,这一变化在今年音乐节最直接地体现在歌剧板块上。 在本届音乐节的舞台上,歌剧演出依旧扮演着重要角色,但不同的是,今年没有一部传统意义上的经典剧目,所上演的《奥菲欧》《消失人的日记》《切肤之痛》3部作品均为新锐之作,或者根据经典名作改编的新作,这也让本届北京国际音乐节迎来史上最“新”、最“年轻”的歌剧板块。 其中,在北京三里屯太古里北区红馆上演的、根据蒙特威尔第同名歌剧改编的浸没式原创歌剧《奥菲欧》,在沿用蒙特威尔第原作音乐主题的基础上,由可移动的乐队和现场电子设备演奏,综合运用现代技术来强化作品的戏剧氛围,实现了巴洛克音乐与21世纪电子乐的跨界融合。“即使在今天的西方舞台上,歌剧的年轻观众也越来越少,浸没式歌剧这种表演方式上的创新吸引了更多的观众亲近歌剧。因此,北京国际音乐节这几年一直在努力尝试这种新锐的艺术形式。去年,浸没式歌剧《小狐狸》在三里屯的演出效果不错,今年音乐节特别委约了这部《奥菲欧》。”邹爽说。 在北京潮流之地三里屯上演歌剧,也是北京国际音乐节的一次大胆尝试。之前,音乐节曾将布赫宾德的贝多芬钢琴奏鸣曲安排在三里屯的橙色大厅演出。让古典音乐在时尚的年轻人聚集地响起,北京国际音乐节希望两者能碰出令人惊艳的艺术火花。“我们在尝试将古典音乐与现代生活融合,而这些尝试证明二者其实并不遥远。在中山公园音乐堂、保利剧院、北京音乐厅等传统演出场地之外,古典音乐可以有更多想象空间,可以更多地融入、渗透进现代人的生活。”余隆说。 中国文化报记者 苏丹丹